女服務生 The Waitress

  • Manet050
  • 馬奈 Edouard Manet
  • 1879
  • 77.5 x 65 cm
  • 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247 (人次)
  • Additional Restrictions,Third Party Permissions
  • X
    NT$
  • 可調整尺寸試算畫布金額   
"和其他巴黎藝術家(從杜米爾到竇加)一樣.馬奈也致力於描繪都市人的生活百態。他尤其喜歡流連於酒肆(不但可以喝酒.還可以看表演)冷眼旁觀都市的小人物。 可是.什麼樣的作品可以隨著眼波流轉而能全盤掌握住人們來去之間的匆忙?有些人汲汲營生.有些人從容無憂.在擁擠的群眾裏.人們彼此之間依然沒有交集。馬奈的《女服務生》正是可以包羅上述情景的一幅書作:隨意而生動地打破「一般所謂」的主角、配角、個體、整體的次序。 我們常在顧盼四周之際迷失了目標。但是.畫中這位辛苦的女侍(是馬奈常光顧的酒館中之女侍)卻自然抓住了我們的目光。和《奧林匹亞》一樣.這位女侍也是一位自食己力的婦女。當她與我們四目交會時.我們看到的是一雙很商業性的目光。 她的右手才將一杯啤酒放在畫面之外的桌子上.同時.她的眼光機伶地在顧客之間穿梭.努力地搜索新訂單.冀望將左手上另外 2 杯啤酒趕快銷售出去。 現在我們來看看畫面前方的這位仁兄.他側對我們以便於專心欣賞舞台上歌者(被畫框切成兩半)的表演.至於她的臉蛋兒長得是什麼樣子.我們只能自己去想像了。 我們再看看另一對似乎是夫妻的人.他們頭上戴著端莊合宜的帽子.很清楚地顯示出他們的社會地位與鄰座(靠近我們的)那位抽煙斗、身著藍色工作服的男子截然不同。而這位男子在真實生活中常常「照顧」畫中的這位啤酒女侍。 這種法國第二帝國時代巴黎的浮世繪.對今日的我們而言.並不陌生。馬奈及其當代的畫家都試著以新的方式來視世並作畫。在此.馬奈所運用的是一種所謂「離心式」的構圖.焦點從畫面中心開始向外擴散.一直到畫框以外。 在這喧嘩無度的公共場合.我們得自行定位並找尋吸引我們的人、事、物。在欣賞這幅畫作時.我們所感受到是短暫的剎那:舞台上的燈火、藍色工作服上的折痕.畫家都是以簡單的幾筆帶過。 就如同職業畫家用以詮釋當代生活逸趣小品時所慣用的手法.即是以簡略的筆觸表達出生動的效果。根據研究報告指出.現今時下所流行簡單、生動的繪畫語言.仍是源於馬奈及其同時代印象派畫家的畫風。 馬奈以非凡的才情將平面的肖像畫處理得詡詡如生、呼之欲出。也只有他才能技巧地以顏色來平衡整個構圖:在漆黑的筒狀禮帽下緣.適時地以淡色的煙斗將距離區分開來;女侍匆忙的身影.恰如其分地出現在抽煙斗男子的頭部之後.形成貫穿畫面的中心。 酒館中忙碌的氣氛.在此刻倏然靜止.形成永恆的剎那。如同《奧林匹亞》的手法.馬奈使用幾何形的構圖.以各種裝飾性的線條或左、或右、或寬、或窄來增加畫面的律動。 馬奈於 1870 年代創作了許多幅以酒館、咖啡座為場景的畫作.他可以輕易地掌握著現場人物生動、傳神的表情.並迅速地表現在畫布之上;也只有他可以將各個自成一格的人物.自然、流暢、合理地融於同一佈局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