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婚姻:伯爵夫人的早起 Marriage A-la-Mode: 4. The Toilette

  • Hogarth040
  • 霍加斯 William Hogarth
  • 1743
  • 70.5 x 90.8 cm
  • 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
  • 873 (人次)
  • Additional Restrictions,Third Party Permissions
  • X
    NT$
  • 100 cm 以上 可調整尺寸試算畫布金額  
"在第四幅畫中.畫的是這位成為伯爵夫人的富商之女.正無所顧忌地.連早晨的梳妝打扮.也敢當著眾賓客和情人們的面前公開進行的情節。霍加斯安排各色各樣的人物粉墨登場.對他們竭盡諷刺之能事:喬瓦尼.卡雷斯蒂尼.一位著 名的歌唱家.當時被捧為上流社會階層的偶像.正在演唱精彩的歌劇片斷.使位於畫面正中央的福克斯.華恩夫人陶醉其中.連僕人端上了咖啡都毫無知覺。坐在福克斯.華恩夫人身邊的那位女人味十足的男人.似乎也被歌聲陶醉了.他那 吊著扇子的手似乎正打著拍子。 他身後是福克斯.華恩先生.這位手持鞭子的鄉下紳士竟悄悄地睡著了。在歌唱家左邊的是一個一頭紙卷髮夾的男人.他就是普魯士外交官米歇爾。正在吹笛子的是著名的德國音樂家韋德曼。人們傳說他是「一位一生只想取悅他人.但總是無法成功的悲劇性人物。」畫面的另一端是一個黑人小孩.他正在擺弄那時候人們喜歡用來裝飾房間的各種飾物。緊接著的就是畫中最令人意味深長的情景:這位伯爵夫人正坐在鏡子前.一個瑞士僕人以其國家級理髮師獨有的手藝.梳理著伯爵夫人的頭髮﹝霍加斯民族主義的觀念.和他的文明思想相比.顯得落後並且自相矛盾﹞。詩人博卡多羅懶洋洋地斜躺在沙發上.評論著屏風上的寓意畫.語調高昂且誇張。在「流行婚姻」組晝之三「訪庸醫」中.伯爵夫人沒有再出現;在「流行婚姻」組晝之四.伯爵又不在場.這點說明了這個家庭有著兩個相互隔絕的生活.預示著建立在利害關係之上的婚姻.將不可避免地走向災難的結局。霍加斯對於畫中人物的性格.所傾注的熱情.是和他們作品中所具有的寓意性質分不開的。1744年以後.這一點更加明顯。那一年在他發表的「流行婚姻」版畫裡.加上了副標題:「人物和漫畫式的人物」.他認為漫畫並不意味著「嘲笑」.相反地.是藉著批評的眼神.對人物性格的深刻描繪來表現人物.這種表現手法應予以認真的重視。然而.他所創造的風格並沒有受到評論界的讚譽。 在那個時代的人們看來.唯有歷史題材的畫作才應受到重視.唯有歷史畫才能寓教於樂;而霍加斯的作品都取材於現實生活中.實實在在的人和事.可說是與歷史畫分庭抗禮。他指出:「我認為.最重要的 畫作題材應該是那些能引人發笑.勸人為善.以及對公眾有益的主題。 」"